经济和经济发展但那一带人流复杂、卫生无保障通常不选

  

。”且说,松田大岛坐着副驾驶上,吸着香烟,悠然自在。驾驶员道:“大尉,‘无理坡’快到了。”松田大岛随手抓起望远镜,随意观察起来,突然,他猛地坐直身体,因为他看到山坡有人活动。仔细一看,全都穿着帝国军装,手中的枪全是三八大盖。松田大岛不解:“八嘎,哪支部队?为什么也来‘无理坡’,为什么我不知道?”驾驶员开玩笑:“知道还叫‘无理’吗?”松田大岛嘀咕:“会不会是华本来,我还以为多此一举,想不到用上了。”黑高瘦领悟到什么,道:“教官说得对,任何阵法都不是万能的,必须进行预判,多做几手准备,这叫有备无患。”山脚下,月清宏十分失望,道:“乐山果然很鬼,有变招。”瘦参谋斜视小野正雄一眼:“还有办法吗?”小野正雄淡淡道:“我估计,乐山的雷管不多,继续派工兵上前挖掘,同时做好防炸准备。”瘦参谋讽刺道:“爆炸的是雷管,伤人的不仅仅

,因为对方是乐山!”山洞中,岳锋想明白了,哈哈大笑,道:“凤凰,不是有牛角号角吗?”蓝凤凰道:“有啊,五六个。”岳锋道:“叫兄弟们吹起来,同时吹起来,越大声越好。”蓝凤凰虽然不知道用处,但师父的话要听。她迅速传达命令,很快,六位兄弟拿着牛角冲过来。岳锋笑道:“吹,吹出最响亮的声音。”六位弟兄互视一眼,心有灵犀地点头,举起牛角,运足中气,猛然吹了起来,像是野兽,硬碰硬没有胜算。”岳锋郑重地说:“你们就是一支幽灵队伍,无声无息地消灭鬼子。让他们摸不着头脑,让他们恐惧,让他们绝望。”卓玛问:“难道,我们永远当幽灵?”岳锋笑道:“不会,我们一定会胜利。我给你们一个名号,时机适当,可以亮出来。”央吉连忙问:“什么名号?”岳锋沉吟一下,道:“草原狼是世上最大狼种,智商很高。它强悍坚韧、勇敢机智、雄心耐性。你们队伍,就叫‘草

底是为什么了什么。听着,我不喜欢说谎的家伙。”岳锋真诚地说:“我说了,你得相信。帮助你们,只有一个原因,是因为你们真心打鬼子。”卓玛瞪大眼睛:“那只是原因之一。难道,你就没有其他原因?大胆地说出来,我不会怪你。”岳锋诚恳地说:“首领,请放心,真的只为了抗战,这是肺腑之言,请你一定要相信我。”卓玛十分不悦,转身就走。这时,远处传来枪声,三长两短。卓玛叫道:“暗“这些武器弹药的来历,还有我的来历,大家一定要保密,不能透露半点。这是我唯一的要求,请务必答应。”央吉愕然:“我答应!可是,这是为什么?”岳锋笑道:“我这个人低调,不想出风头。”他认为若是说出武器弹药是他赠送的,会影响卓玛在众人心中威信。如果不说,大家都认为是卓玛的功劳,对卓玛更加佩服,服从他的管理。卓玛冷哼:“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吧。”岳锋摆摆手,道:“非也

欺负人的事没少发生。当然,上次乐山大闹哈城之后,他们安份很多,不敢随便欺负华夏人了。这一次,他们突然发现哈城大乱,宪兵、警察、帝国士兵自身难保,纷纷被杀,不由得慌起来。突然有人说,跑到医院就没事。一传十,十传百,侨民们收拾细软之后,往医院跑去。当然,半路上遇上“土匪”就很不幸,细软全部被没收。幸运的是“土匪”不杀人,放他们一条生路。乐山说过,不能杀平民。很快着一片狼藉的重机枪阵地,咆哮起来:“八嘎,八嘎,小野正雄,快想出办法。”小野正雄一声不吭,急速思考。瘦参谋也在想,可惜,想不出来。小野正雄眼睛突然一睁,他想到了榴弹飞行的路线,抛物线。那么,子弹也可以是抛物线。灵感突然打开了,他想到了一次世界大战的“超越射击法”,只要让轻机枪的枪口抬高一寸,向山顶射击,那么子弹就会像陨石一样坠落,将山崖上的乐山打死。他大声吼

吉好奇地问:“你是个和尚,也杀生?”武头陀摇摇头:“非也非也,我只灭魔,从不杀生。”卓玛道:“不错,鬼子就是恶魔,送他们下地狱,就是最大的善事。”武头陀笑道:“阿弥陀佛,来吧,教你们用这些武器。然后,再用军车送你们回草原。”卓玛忍不住问:“教官去哪里了?他,还会回来吗?”武头陀双手合十:“佛祖保佑他。他有如神龙,来无影去无踪。”卓玛仰起头,大声道:“唱卓玛》吧。护龙家族啊!铁天柱、乐山、龙龙八,似乎还有一个龙龙七,说不定龙龙一到龙龙九十九都有呢。皇协军跑了,剩下的日兵人数不多,越打越少,只有往司令部跑,但半路总是有手雷抛过来,在空中爆炸,又是死伤不少。结果,只有一百多人活着到达司令部,包括留守的一个中队,共有三百人。田野大佐命令死守,轻重机枪、迫击炮、掷弹筒严阵以待。同时,他拼命给月清宏发电报,表明九百人只剩下

。一众空军英雄采取“空中游击”战术,严格执行“切圆诱逃”战术,咬一口就逃,吸取鬼子战机追,比消耗油料。有心算无心,又有省油大招,地形又熟悉。结果,六十多架鬼子战机上当,不去扫射我方撤退部队,而去追“四大金刚”及“十二飞虎”,无形中,撤退部队安全很多,伤亡大减。鬼子的六十多架战机,只有十几架飞到半路,觉得不妥,强行返航,侥幸生存。其他的五十架,全部因油料耗尽而上降落伞。在参加行动之前,大家已经训练过跳伞。牛木兰穿戴好降落伞,林有航不放心,亲自检查一回。彭勇则给马山检查,他对这个“傻大个”不大放心。陆天叫道:“听清楚了,这个高度跳下去,数十二个数,就拉开降落伞。太早,鬼子的飞行员会扫射你们。太迟,会摔死!”林有航叮嘱道:“嫂子,十二个数,一、二、三、四,按我的速度数。”牛木兰大声说:“明白,放心吧。”彭勇道:“大个

”岳锋笑道:“你是矿工,擅长用雷管炸山石。你带几十位兄弟,在那几块巨石上埋设雷管,炸下来,撞击鬼子的支援军列。”高大勇非常高兴,哈哈大笑,道:“行,行,这是我拿手好戏啊。这几块石头,够大,够圆,每颗相差二十米左右,非常合适。”岳锋鼓励道:“事成之后,我将派人在山下雕刻‘大勇山’三个大字,镂刻你的事迹,让你青史留名。”高大勇兴奋之极:“我,一名矿工,也能青史留看到如此多的武器弹药,高兴坏了,欢呼起来,寻问来历。央吉说:“低调,低调,保密,保密!”众人一听,均认为是凭卓玛的能力获得的,对卓玛更加佩服。至此,卓玛部落首领之位,更加牢固。直到此时,卓玛才恍然大悟,那个家伙目的原来如此。她不由,再对“低调大哥”高看一眼。央吉高兴地说:“我们有尊贵的客人,他就是‘低调大哥’。所以,我宣布,召开篝火晚会,烤全羊!”众人欢呼起

弹。”“不对呀,三八大盖的子弹,应该打个对眼穿。”“距离太远,穿不过去,卡在里面。”这时,后面传来剧烈的枪声。武头陀道:“刘三,送伤员去密营。其他人,跟我去支援教官。”刘三不大愿意,但照顾兄弟很重要,只得留下。武头陀、胡阿牛等五人套上滑雪板,背好狙击枪,飞奔而去。可是,当他们赶到黑虎峰时,枪声停了,雪地上,倒卧着回来支援的三十个鬼子尸体,不是胸口中弹,就是头,兜转机头,想向岳锋扑去。“八嘎,爆头鬼王,别人怕你,我不怕!我要为天皇洗刷耻辱,与你同归于尽!”日机大队长想阻止,已经来不及了,只得吼道:“八嘎,回来,回来,你不是他的对手啊!”岳锋看到一架日机兜转机头,暗喜,提前预判,斜刺里飞去,守在日机转头必经之处,计算好提前量,迅速扫射。愣头青刚刚兜转过机身,两道金属风暴兜头兜脑泼过来。倒霉的愣头青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

然如此,因为是七千多人的大部队,塞满公路,所以,每一轮攻击,都有士兵被打中。还击吧,根本没用,对方每人打三枪就跑,等你跳下车,寻找目标时,对方早就销声匿迹。月清宏十分生气,他知道,这种打法出自刘大山部,叫什么“距离制胜”加“麻雀战”,虽然命中率不高,但胜在安全。一次杀死数位帝国勇士,却抓不住对方任何人,挺伤士气。伏击的人到底是谁?土匪、抗联、民间组织,甚至是的亲人、兄弟,点火祭奠!”刘乃明大声道:“点起胜利之火。”三百六十名兄弟,纷纷取出打火机、火柴,开始给一堆堆中草药点火。每一堆都很大,很多,而有一千多堆!而且,全是半湿不干,易产烟。黑高瘦念叨道:“华陀祖师,助凤凰山一臂之力。加料麻沸散,发威吧!曼陀罗花、生草乌、羊踯躅、荣莉花根……燃烧吧,生烟吧,怒吼吧……”中药草燃烧起来,开始产生浓烟。刘乃明问:“黑营长

法。”参谋不服,道:“他不是神,他是人。我怀疑,就连我们出发的时间,他都不一定知道。”白骨长山摇摇头:“你不懂。其实,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有很多人帮他。每一位英雄,身边都有许多勇士。”他的眼光凶猛起来,道:“告诉所有人,迫击炮手,机枪手,严守岗位,随即准备开火。一旦乐山他们出现,就将他撕碎。”最前面的轨道装甲车共有三十多人,队长叫柯木岩,少佐。他从观察孔中,去。酒井枝子冷哼,暗忖:讨厌的家伙终于走了。看着运输机消失,她松了一口气,暗忖:“金百合”计划顺利完成,可以专心对付“爆头鬼王”。至于“请”姿三君回国,得看运气,因为对方神出鬼没,行踪飘忽不定。小队长走过来,敬礼:“特使,任务完成,可以回哈城。”酒井枝子点点头:“回去吧。”小队长鞠躬,向军车走去。看到小队长的背影,酒井枝子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,但一时想不起来

地说:“就像下雨一样。”孟谷子道:“对,给他劈头盖脸一顿暴雨。”马山道:“我想不明白,你们怎么说,我怎么做。”刘明明果断地说:“干,尽管我们今天必死无疑,但能干下多少鬼子战机,就干下多少架。”马山哈哈大笑:“不就是一死吗?我这个傻大个,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。”朱永盛朗声道:“我们是顶硬连,就是要顶硬上。”孟谷子道:“我们是功夫连,子弹就是我们的飞刀。”刘明明冷乐山!”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第九八五章 离别礼物(1更)岳锋确信没有活的鬼子兵,才停下扫射。他似笑非笑,看着织子:“美女蛇,这里的一切,都是你的?”织子恐惧地颤抖着:“我,我……你,你……”岳锋再问:“太阳所照之处,都是倭国的地盘?”织子嘴唇苍白:“你,你……”她突然声嘶力竭地叫起来:“你杀了这么多人,魔鬼,魔鬼,你是魔鬼!”岳锋淡淡道:

更)蓝凤凰用匕首连续捅死几名鬼子,正捅得高兴,突然想起来:师父说过要活捉,怎么都杀死了?岳锋大声叫道:“停,停!“近千兄弟停了下来,可惜,鬼子都被干死了。大多数拳打脚踢而死,少部分被所扭断脖子而亡。黑高瘦也想起来了,道:“教官说要活捉的,我们忘记了。”蓝凤凰道:“师父,这些鬼子都是我们的死敌,要活的干吗?”岳锋道:“虽然我们假扮鬼子,但毕竟与真鬼子区别,特别!众士兵惊讶了,少将居然向一位二等兵鞠躬?这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事,太“惊悚”了!小野正雄却感觉到对方的虚伪,他从石头上站起来,道:“少将,我建议,从今天起,废除上级打下级耳光的陋习。”众士兵狂呼:“废除陋习,废除陋习!”月清宏颤抖一下,但他很聪明,暗忖:不答应的话,休想普通士兵出力进攻。要想他们卖命,只能答应。他大声道:“这种陋习,我早就想革除了。你们的要求

他六名壮汉也拜倒在地。“神仙在上,请受我们一拜!”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第九六七章 他是王子吗(3更)“误会了,我不是神,也不是仙,快快请教!”岳锋正要扶起对方,门外走进一位姑娘。这位草原姑娘十分美丽,是岳锋有史以来见过的最美草原姑娘。一看到这种情景,大吃一惊。岳锋笑问:“卓玛,你回来了?”姑娘愕然:“你是谁,怎么认识我?”央吉爬了起来,兴手做人生最后一搏?如果是前者,我送你一套孕妇服装,回去坐月子吧。”什么?什么?孕妇服装?月清宏气得一口污血喷出,昏倒在雪地上!电报,真的有毒!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第九一八章 “独角牛”的崛起(4更)岳锋转移到小北山,举起着望远镜盯着月清宏。他看到月清宏被气得喷血,倒在地上,十分满意。武头陀放下望远镜,惊讶地说:“教官,你的电报上有神咒吗,

的车队,马上就来了。”蓝凤凰很不满意:“什么,出力的是我们,他们白捡?不行,得让他们花钱买。”岳锋笑道:“全国抗战一盘棋,没有老戴的情报,我们无法顺利作战。”蓝凤凰霸道地说:“不行,我是土匪,他们不花代价,休想拉走这些大炮弹。”岳锋道:“我估计,他们拉来了二十车‘神仙面’,还有各种药物、医疗设备与粮食。”蓝凤凰眼睛一亮:“哈哈,这还差不多。”果然,一队军车开,嘶哑地说:“少将……救我……救我……杀了二等兵……”月清宏冷哼一声,举起手枪,连射三枪。小野正雄安然无恙。上尉惨叫着,身上再出三个血洞,他挣扎几下,死死瞪着月清宏,痉挛而亡。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第九二三章 反耳光小队(5更)岳锋盯着月清宏的一举一动。当他看到月清宏开枪打死上尉时,笑道:“这老鬼子虽然狂怒,却很识时务。”武头陀不解地说:“

失了。这就令人胆战心寒了,一个中队,两个小队,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?很快,在日军中就产生谣言。有的日军认为:这一支中队、两个小队是被乐山施了妖法,变成了石头等物。还有的日军认为:惹怒乐山之后,乐山一怒,显出魔鬼原形,将这些人全部吃掉。更有日军认为:乐山只吹一口气,那些人就化为灰烬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反正,说什么都有,越说越玄乎。总之,乐山已经不是人,而妖魔鬼怪能制胜,记住我的‘距离制胜论’。”他边叫边点射,几名跑到最前面的骑兵被打下来。高岭熊本发现,四百六十米的距离,硬是冲不过去。对方明显有个神射手,十分恐怖,硬是将轻机枪打出狙击枪的效果,点射,点射,仍然是点射,将跑在前面的骑手射在地上。一定是乐山,只有神秘的乐山,才有这种能力。在山坡上,他三百六十度无死角,面对平坦的草原,真是太恐怖。岳锋眼神有如长在鬼子骑兵身

舞的彩蝶,闪烁在那花丛中……”卓玛被深深地打动了,因为她就是自由的鸟,飞舞的彩蝶啊!“你把歌声献给雪山,养育你的雪山。你把美丽献给草原,养育你的草原……啊,卓玛,草原上的姑娘卓玛拉……”央吉眼光闪闪亮,眼睛像天上的星星。卓玛的心越跳越快。小时候她有一个梦,梦中一位王子唱着歌,从天而降,把她拥抱在怀中。难道,他就是那位王子?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”岳锋与司马倩上车,敬龙快速开车,向医院奔去。唐汉山懊恼地说:“团长,江南无北还没有找到,不知逃到哪里去了,真是狡猾。”岳锋安慰道:“不用担心,总会抓到他的。”唐汉山道:“这人很厉害,不好抓。”岳锋思考一下,想到一个主意,道:“小倩,让汤晶晶在报纸上发表一则新闻,就说江南无北到‘雄起团’刺杀我,我很生气,谁能杀了他,奖励五千块大洋,并将获得我的接见。”司马倩

一组,不能漏过任何一人。”蓝凤凰大声道:“兄弟们,报仇,报仇!”众兄弟高呼:“报仇,报仇!”八百弟兄,纷纷冲上军列、轨道装甲车,随即,枪声四起。这些鬼子算是死得幸福,在“麻沸散”的麻醉下死亡,算是毫无痛苦。这是岳锋消灭的鬼子中最“幸福”的一批,算他们运气。这时,前方两颗信号弹腾空而起。蓝凤凰兴奋地说:“高大勇成功了。”后方随即升起三颗信号弹。蓝凤凰叫道:“头敢以下犯上……”小野正雄冷冷地说:“二等兵也是人,你不把我当人。所以,我只能把你当野狗!对于野狗,只有一个字,杀!”上尉挣扎着,想抽出手枪,但小野正雄豁出去了,刺刀向前直捅,直刺进对方胸膛。上尉嘴里喷出污血,但没有死,只是不断地抽搐。小野正雄抛掉刺刀,一声不吭,坐在石头上,等待命运的审判。他知道,事情闹大了,不死绝不可能。奇怪,我为什么偏偏要唱草帽歌》?八嘎

进坦克轰击。当然,炸药包炸不毁坦克,但足可以将坦克里面的鬼子震死。岳锋想来想去,与戴笠联系,要去见刘兴总指挥。戴笠向蒋校长报告,获得同意之后,就与刘兴总指挥联系,约定时间,双方见面。这是,司马倩拿着一封电报走进来,是“风信子”发来的。岳锋接过一看,将密码翻译过来,内容是:江阴之战将在十五天后正式启动。十五天!还有一些时间!司马倩好奇地问:“教主,风信子到底是啊!”岳锋道:“这是基本常识,一定要注意。猎物多少,他们的武器装备的种类,弹药的数量,一定要计算清楚。这是打胜仗的前提,马虎不得。”胡阿牛摇摇头:“这么神,我不信。”众人极速滑了一段距离,果然没有炮弹射来。胡阿牛开心地说:“教官,你真的神。以后,你就是把一块马粪说成金块,我也信呐。”众人哈哈大笑。岳锋传授经验了:“大家永远要记住我的这句话:观察,观察,还是观

推荐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