毁蓝洁瑛的人普通话音调太平他俩喊的啥我听不清经常

  

气地说:“我要的是精兵强将,不是乌合之众。那些家伙是什么料,我还不清楚吗?让他们滚蛋,滚蛋。”武头陀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,我们以前也是乌合之众。经过教官的训练,才脱胎换骨。把这些人收进来,按照教官教的办法训练,绝对成为精兵。”黑高瘦道:“大当家,武器这么多,没人用就等于零。”蓝凤凰站了起来,道:“高大勇,你去告诉那些家伙。跟着我蓝凤凰,一要坚决打鬼子,二要按,概略射击。”一百五十位兄弟早就等得心急如焚,此时一听到命令,哪里还耐得住,瞄准骑兵就开枪。一百二十颗子弹呼啸而出,罩向鬼子。当然,这种射击法,命中概率十分低,但骑兵连人带兵,面积与体积都大。一百二十颗子弹,打中两人四马。这可是高速狂奔,打中人与马,效果都一样,只有一个字“死”!一百二十颗子弹,换六条人命,岳锋还是比较满意。杀死一名敌人多难,他十分理解。若是

狙击着。换了几次弹夹后,冲锋的鬼子只剩下九个人。这九名鬼子绝望了,知道永远不可能冲进四百六十米的有效距离,对方就是个魔鬼,每开一枪,都有一个人倒下。最恐怖的是对方的射击速度,打五枪与打一枪没有多大的区别!乐山!神秘的乐山!他的射术简直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。打不过,逃吧,逃回去,告诉少将,这里有伏兵。九个人,分成九路,拼命逃走。岳锋哪里会放过他们,从容开枪。九枪耳光小队”组成。月清宏对着坡顶阵地高声叫道:“乐山,最后的决斗开始!希望你不要当缩头乌龟,跑到山洞里躲起来。让我们像男人一样,堂堂正正地决斗。你,敢吗?”岳锋听了,哈哈大笑,鼓足中气,大声喝道:“月清宏,你是男人吗?我非常怀疑,此时此刻,你根本不像个人,请拉泡尿当镜子照照自己,是不是看到一个猪头。”高大勇等兄弟哈哈大笑。要是在以前,月清宏肯定羞愤之极。但他被

的熊”有一百人。少的力量基本是数十人,最少的是三个人。武器方面,相差极为悬殊。何站长等力量大的,有轻机枪,掷弹筒,手雷不限供应。力量小的,就只有老筒套,甚至只有“独角牛”。这“独角牛”正式名字叫“独一撅”,是一种极为原始的手枪。华夏自近代以来一直战乱频繁、动荡不安,对枪械需求量很大,很多地方都产生民间造枪匠这一行当。他们用简陋的设备,以手工或半手工方式来制造听清楚,本人是护国上校铁天柱,严正发出宣告书。尔等华夏人,助纣为虐,乃欺宗灭祖。本人严令:若有伪军将领下令进攻华夏军队,造成我军损失,我必派护龙家族高手执行“除奸令”,罪行严重的,施行“地狱之指”。松井石根很快接到岳锋的明码电报,细看之下,大惊失色。八嘎!“除奸令”一下,伪军将领肯定顾虑重重,不敢积极进攻。别人的“除奸令”可以不听,但“爆头鬼王”是什么人,那

与七八位高官围着沙盘,根据新情报,制定战术。一位参谋道:“最新情况显示,一切正常,没有发现乐山队伍。排雷小队沿铁路反复排查,都没有发现爆炸物。”参谋长道:“一号军列在四辆轨道装甲车的掩护下,开始出发。二号、三号军列也准时出发,目前没有遇到任何攻击。”第二位参谋道:“侦察机沿铁路侦察,暂时没有发现。“土肥原贤二问:“到‘无理坡’了吗?”参谋道:“估计快到了。”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第九三五章 小野正雄复活(2更)岳锋盯着月清宏,感觉这家伙快疯了,估计会倾尽所有兵力,发起大总攻!他迅速下达命令:“蓝凤凰,计划有变,鬼子要决死冲锋,很可能是所有兵力一起冲锋,战至最后一人。所以,你带着掷弹筒小组,马上到山顶去,专门轰炸敌人密集处。”蓝凤凰问:“师父,你呢?”岳锋道:“用完剩下的一千多颗圆石后,我将在你们与机枪组的掩护下,带

百米左右,只能概略瞄准。不过,只要经过训练,水平就能提高。”黑脸团长问:“射程只有二百米,哪有炮射程如此之短的?不会是土炮吧。”胖爷道:“既是土炮,又不是。这种炮,是用油桶制造的。”高个子团长愕然:“什么,用油桶?你,你不是忽悠我们吧。”突然,他想起什么,嘿嘿笑了,“一切皆有可能。”胖爷边画边说,将“鬼王炮”解释一番。众营团长明白了,十分兴奋。“原来如此,太底是谁?到底潜伏在哪里?仅仅是十八人吗?不,这十八人绝对只是领头的,他们肯定有大批手下。就如乐山,一个人东北之后,就拉起几支队伍,一变百,百变千,很可能还会变一万,数万。土肥原贤二在电报上说,华夏胜了犹是可,便如果败了,那就同归于尽,将帝国三十大城市化为灰烬,变成人间地狱。什么叫化为灰烬?难道用火烧,这可了不得,别说其他地方,就说京城,到处都是木头房子。什么

,足够。一小队工兵,人数少,不像几百人挤在一边,无法逃脱。”月清宏道:“妙计,就这么办。”瘦参谋仍然感到嫉妒,道:“乐山如此聪明,难道不会变招。”小野正雄道:“或许有,或许没有。你说,试还是不试?”月清宏果断地说:“一个小队而已,为什么不试?快,叫工兵上来,十分钟后开始挖掘。”很快,一个小队工兵准备妥当,携带着挖掘工具向前冲。轻重机枪响了起来,子弹虽然打不到”鬼子的七挺机枪枪口向上抬,疯狂射击,希望子弹以抛物线下坠,意图杀死埋伏在石头后面的机枪手。“超越射击”有两个要求,第一,坐标准确!第二,机枪数量要足。如今,鬼子两个要求都达不到。第一,看不到蓝凤凰他们;其二,机枪数量严重不足,只有七挺。不过,仍然有一些子弹产生效果,三名兄弟被坠落的子弹射中,当场牺牲。蓝凤凰的手臂也被一颗子弹“坠入”,贯穿,血流如注,痛得她

鬼。如今是战争时期,谁会一次性买那多缆绳?就算在和平时期,也不会。缆绳实在是太多了!本来,独山少佐还想继续观察,但他发现决战马上开始,再等就来不及了。所以,才断然采取行动。既然张娜没有用处,还可能暴露他们,只有杀了。独山少佐正要动手,突然听到敲门声。外面传来叫门声:“张小姐,张小姐,在家吗?我是来取货的。”什么?取货?哈哈,莫非是“爆头鬼王”的人?如果运气好山市,就不用回来了。”敬龙惊讶地问:“团长,这是何意,你要开除我?”岳锋笑道:“说什么,我要重用你。”敬龙摇摇头:“我不想升官,只想当你的警卫连长。”岳锋问:“敬龙,你认为打仗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敬龙想了想,道:“武器弹药,还有像团长一样的指挥官。”岳锋笑道:“最重要的是钱,是后勤!如今,什么地方能供应我们钱财?”敬龙道:“当然是乐山市,人人都说,乐山市就是印

住方位,派人把财富夺回来。不懂一切代价,记住,是不惜代价!”她的冷汗不断地飙出来,全身冰冷。她不是怕,而是知道这些财富对帝国重要性,特别是“天秤正义组织”的大人物串联在一起,不但提高资源价格。在这种情况下,金钱就是一切。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第九七0章 最大胆的袭击(2更)在岳锋的计划之中,运输机撤退的方向是重庆。这是为什么?如果撤退往江阴、们就不断地切圆,不断地切,在外围,一架一架地啃,看他们追不追。”岳锋笑道“第一次是一架战机切圆,第二次就用两架,第三次就用三架,数量增加后,他们追击的动力就大增。”高志航兴奋地说“有理。”岳锋再问“省油技术、公路降落技术、低空跳伞练得怎么样”高志航拍了一下胸口,道“逃命用的,大家练得非常用心。”岳锋严肃地说“一定要提前熟悉地形,哪里有公路,哪里有平坦的地方,

来没有的第三十七计,岳锋独创,叫“虚假战”!就是无中生有,活生生创造出某组织出来,扰乱对方的判断,使对方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,消耗大量资源,甚至引起对方内哄、内乱。最高级的“虚假战”是让对方自相残杀。不过,目前这个阶段,只是达到扰乱对方注意力,耗费资源的初级目标。老裕仁下达组建“捕龙课”的命令之后,倭国真的不平静了,鸡飞狗跳的现象越来越明显。倭国凡是发生什么灾,我答应了,从今天起,打耳光绝对不存在于我的军队。”士兵欢呼起来,对打耳光这种事,他们十万分痛恨。人人都受过耳光!很多人被打得吃不下饭!不少人被打得怀疑人生!如今被解除,真是太美妙了。二等兵是英雄,大英雄!小野正雄完全放开,豁了出去,道:“少将,如果有军官违反,就让他站在一个小队面前,让每名士兵轮流打他耳光。就算是将军级别的军官,也一样。”什么?连将军也一样

。”月清宏自信地说:“扫射这一次,我们就成功了。传我命令,让他们尽情扫射。”“凤凰洞”中,岳锋放下望远镜,通过对方的神情与肢体动作,感觉这一次的挑拨离间是有效果的。蓝凤凰看到岳锋的神情,知道有收获,诧异地问:“师父,鬼子听得懂号角的意思?”岳锋道:“鬼子高人不少,万万不能小视。”蓝凤凰问:“刚才的号角是什么意思,说了什么?”岳锋笑道:“意思是,小野正雄必死于去。酒井枝子冷哼,暗忖:讨厌的家伙终于走了。看着运输机消失,她松了一口气,暗忖:“金百合”计划顺利完成,可以专心对付“爆头鬼王”。至于“请”姿三君回国,得看运气,因为对方神出鬼没,行踪飘忽不定。小队长走过来,敬礼:“特使,任务完成,可以回哈城。”酒井枝子点点头:“回去吧。”小队长鞠躬,向军车走去。看到小队长的背影,酒井枝子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,但一时想不起来

不了你是特使,请跟我回特高课吧。嘿嘿,像你这么美丽的女人,到了特高课,一定很好玩。”其他四人嘿嘿阴笑:“对,好好玩!”酒井枝子恼怒之极,倏地拔出手枪,极速打开保险,喝道:“八格牙撸,滚!”头目一看,一边举起手,一边道:“好,我们走,走!”同时,他向四名同伙打眼色,四名同伙会意,同时掏手枪。可惜,他们永远不知道酒井枝子开枪的速度有多快。“呯呯呯呯”当他们的手摸何况,君山是我们计划拿下的,提前进攻也无妨。”松井石根沉吟一下:“是个机会,命令犬养强,带领他的师团,用最快的速度进攻君山,一定要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。”参谋长笑道:“或许,真能打霍守义一个措手不及,假如他派兵提防汪直明部的话。”这时,外面传来报告声:“将军,原田美子代课长求见。”松井石根愕然,道:“她来干吗?请进来。”很快,封千花大步走进来,道:“将军,事情

三摆。开飞机的是林有航,送汽油、弹药来了。岳锋向天空挥手,打着手势。不一会儿,五个降落伞坠落下来。三个降落伞是油桶,一个是机关枪子弹,另外一个是梯子与相应的输油工具。岳锋打着手势,叫林有航飞回去。运输机盘旋一回,恋恋不舍地离开了。林有航并不担心,只要有足够的油,天空之大,任团长飞翔,最不济,也能逃走。只要团长一心逃走,无论多少战机都追不上,谁追谁倒霉。几里之乐山,你不但狡猾多端,更是太残忍了。你用雪崩之计,淹没我三千人马;用假凤凰山之策,浪费了我所有的航空弹;最最可恶的是,利用这‘死亡山坡’,杀害我数千帝国勇士。如今,只剩下七名伤兵,你还不肯放过,你是人吗?”岳锋哈哈大笑,问:“月清宏,你是讲道理的倭寇吗?”月清宏吼道:“讲!”岳锋喝道:“我想问一问,东北有多少万人坑?”月清宏愕然,随即高声道:“我不清楚,应该

时,在黑虎峰雪洞中,高大勇焦急之中,等待着信号弹。鬼子的前头部队快过完了,为什么还不发信号?难道,教官给刚才的炮弹炸死了?方才炮弹真是吓人,估计有上千发啊。混蛋,鬼子真是太狠了。旁边一位兄弟焦急地说:“高当家,不能再等了,引爆吧。”第二位兄弟嚼着干的“神仙面”,以减少紧张情绪,他说:“教官很可能出事了,那么多炮弹爆炸啊!必须炸,为教官报仇。”高大勇额头冷汗直枪,举枪,射击!”断脚掌鬼子沉默地收枪、举枪、射击,向前操正步走。高大勇等兄弟有点心寒,看着岳锋。岳锋笑道:“别管他,让他走吧!他的灵魂已经死了!”断脚掌鬼子独自向前走,不断地收枪、举枪、射击!壕沟前,小野正雄等近三千鬼子不断地吼叫着。断肢掌鬼子孤独地走啊走,机械地射击着。走啊走,走上山顶,走过阵地,继续向前走,走到悬崖边……高大勇忍不住说:“那是悬崖!”岳

聊天,天南地北,无所不谈,像一对好朋友。其实,岳锋这样做有目的,是降低对方的警惕性,让对方继续比耗油,他想兵不血刃,搞掉这十八架战机,就像以前搞掉航空母舰的舰载机一样。飞,继续飞!比耗油,继续比!不知不觉之中,双方的油料都下降得很快。岳锋好心地劝道:“石山下村少佐,回去吧,我的油料很充足。”他不劝还好,越是劝,石山下村越是认为他的油料少,他越是要追,一直追到参谋长道:“这么多鲨鱼,很难救人。”长谷川清喝道:“用高射机枪,射击鲨鱼。”参谋长为难道:“人鱼混杂,很难精确打中。”长谷川清吼道:“射死总比被鲨鱼撕咬好吧,射击,射击。”命令下达,战舰上的高射机枪纷纷向鲨鱼射击。效果非常好,鲨鱼纷纷被杀死,当然,免不了有些士兵被杀,惨叫连连。不过,他们倒是不恨开枪者,被射死,总比被鲨鱼撕咬死好得多。一轮杀戮之后,鲨鱼全部被

、菖蒲……咦,这,这不是传中麻沸散中的配方吗?不对,麻沸散中没有曼陀罗、生草乌,用上它,药力增强不少。”蓝凤凰愕然:“现在都用麻醉药了,还用‘麻沸散’?”黑高瘦道:“麻醉药难买,用草药是正确的。”蓝凤凰迷惑:“可是,三大车‘麻沸散’,别说一个团,一个军团一时都用不完。”岳锋故弄玄虚,道:“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”这时,胡阿牛飞奔过来,大声道:“教官,哨是弹片,更是石头碎片,数量极多,怎么防?”小野正雄道:“很简单,我们掩护勇士扛着沙袋冲上前,把沙袋放在侧边。工兵挖掘,发现滚石下来的时候,迅速躲在沙袋后,能大量减少伤亡。”月清宏哈哈大笑:“好,就这么办。来人,给小野正雄一个喇叭,让他临时指挥。”山洞中,岳锋知道对方一定有应变之法,举着望远镜,紧紧盯着鬼子的一举一动。突然,他发现一小队鬼子扛着沙袋向前冲,同时

领所有兄弟冲进山寨门口的阵地,与鬼子决战。”蓝凤凰焦急道:“师父,不如你带掷弹筒小组上山顶,我带兄弟们入阵地。”岳锋喝道:“这是命令,快上山顶。记住,一定要注意我的信号弹,千万不要搞错了。”蓝凤凰无奈,只得带着掷弹筒小组上山顶。这个小组,三十位兄弟,一共十五具掷弹筒,还有二十箱榴弹。岳锋高声道:“高大勇、胡阿牛,按原计划,叫兄弟们准备好手雷,先把保险栓全部拔牛叫道:“教官,停止了,跑吧。”岳锋淡淡地说:“等。”武头陀道:“有诈?”岳锋道:“月清宏是个谨慎而狡诈的家伙。”十秒后,又是数十颗榴弹飞来,将下山的路封锁。几位兄弟脸色大变,如果刚才就撤退,必死无疑。又是数百颗榴弹,覆盖性射击。轰炸停止之后,岳锋道:“抛弃迫击炮,套上滑雪板,撤退。”武头陀道:“或许,又是诈术,他们还要打炮。”岳锋笑道:“不会,他们的炮弹打

,忍不住吼叫起来。“八嘎,几块破石头,就要我一个军列士兵的性命!”“这成本也太低了吧!”“乐山啊东山,你真是狠啊,太狠了!”参谋长苦笑道:“对比他的‘魔粉爆炸’,这还算仁慈。”一位士兵跑过来,道:“将军,那边发现几个字。”土肥原贤二怔了一下,道:“过去看看。”众将佐在士兵的带领下,走到那行字面前。只见这行字是:“老土,你扪心自问,是这里惨,还是十三处万人坑惨笑:“号角又不能说话。”小野正雄思考一下,道:“叫通讯官来,他懂。”通讯官就在一边呢,听到这话,就跑了过来。月清宏问:“你知道号角的意思吗?”通讯官听着长号角,道:“这应该是提示音,表示要发信号。”这时,号角声响起,有长有短,有的地方还停顿一下,十分有规律,连续不断。通讯官道凝神听着,手指不断地点击着。瘦参谋想说什么,被月清宏挥手制止。一分钟后,号角停了下来

,对呀!必须向世人宣布,乐山说谎,证明护龙家族是说谎的家族。月清宏眼睛一亮,暗忖:令护龙家族丢脸,这也算立了一功!说不定能稍稍减轻自己的罪过。他大声道:“通讯官,给我向全世界发明码电报……”这时,却见通讯官跑了过来,叫道:“少将,明码电报。”月清宏颤抖一下,喝道:“谁的?”通讯官脸色发白,道:“那个人的。”瘦参谋大声道:“念吧。”通讯官哆嗦着,道:“小月月,话一定是真的。华夏必胜!中华必兴!岳锋跳上一辆军车,挥手道:“兄弟姐妹们,等抗战胜利的那一天,我们一定重逢,但时候,我每人发一百袋‘神仙面’!”说罢,他启动军车,缓缓离开。蓝凤凰眼泪哗哗地流下来,拜倒在地:“师父,师父,师父啊!”高大勇等兄弟们拜倒在地,呐喊道:“教官,再见,再见!”岳锋挥挥手,加快速度。蓝凤凰道:“礼炮启动,为师父送行。”高大勇站了起来,取

推荐栏目